赶稿壹读君 | 十一

现实魔幻,暗流汹涌。

一边,由叙利亚难民真实出演的高分影片《何以为家》,正在用一个12岁孩子的故事,控诉那些生而不养的混蛋父母

《何以为家》剧照

另一边,美国阿拉巴马、密苏里、俄亥俄、爱荷华等近30个州正在加紧限制堕胎自由。上周阿拉巴马通过的堕胎法案堪称美国史上最严“反堕胎法”,规定女人只要怀孕,就不能堕胎,即使孩子是强奸、乱伦的后果。

阿拉巴马的女人要想合法堕胎,有且只有两种情况:一,自己的生命有危险;二,胎儿无法存活。

甚至,阿拉巴马把堕胎当做杀人。如果医生不遵守规定,为除这两种情况以外的妇女堕胎,会面临最高99年的刑罚。

阿拉巴马州女性反对“反堕胎令” 图片来自路透社

任何避孕措施都不可能百分百避孕成功,不是每一次怀孕都是期待。强奸、避孕失败等意外怀孕,得到的可能是生而不养的父母;不健康胎儿,可能让孩子和三个家庭同时陷入困境。而禁止堕胎,无疑是堵死了这些情况的解决出口——要么生,要么承担风险进行非法堕胎。

为什么在美国,法律要干涉堕胎?女人的子宫,为何无法自处?

生命派vs选择派

有人说,自从奴隶制后,还没有一个问题像堕胎一样分化美国社会。确实分裂,堕胎问题将美国人粗暴分成了两大派别,生命派和选择派。

生命派反对堕胎,认为生命是天赐的,胎儿是条人命,堕胎就是谋杀。

选择派认为女性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主选择权,胎儿算不上生命,即使胎儿有生命(按阶段划分),也不如女性的权利重要。

所以堕胎争论的焦点就在于,什么叫人?胎儿算不算人?胎儿的权利能到何种地步?双方都不遗余力地对此进行解释,并试图在法律上获得承认。

基督教和保守主义是生命派的忠实拥护者,他们的观点基于神学理论和道德。现在的基督教禁止堕胎,但从一开始可不是这样儿的。

实际上,《圣经》并没有提到堕胎,正因为《圣经》对堕胎的模糊,导致基督教在上千年中对堕胎的看法几经反复。一开始,基督教没有提到堕胎的问题,直到2世纪初,基督教第一次禁止堕胎,《十二使徒遗训》称:“ 你不能通过堕胎杀死胎儿,也不能杀死已出世的婴儿。”①但到4世纪,这种全面禁止的态度出现了一丝丝倒退,因为著名神学家奥古斯丁看到了怀孕的阶段性,认为胎儿只有在“完全成形”的时候,堕胎才能看做是谋杀。

奥古斯丁

这种分歧在后来也有上演,基本都是在完全禁止堕胎和限制堕胎之间轮转。现在在一些宗教国家,基本都反对堕胎,一些以天主教国家甚至把堕胎当做犯罪行为,比如爱尔兰。爱尔兰1983年颁布的“第八修正案”规定,只有在孕妇生命受到威胁或胎儿在出生前已经死亡等极端情况下才能堕胎,否则堕胎就是违法行为。直至2018年爱尔兰公投,三分之二的选民投票支持堕胎合法化,爱尔兰堕胎才在2019年开始合法,女性获得有限的堕胎权——在怀孕12 周内可自由堕胎。

选择派对生命派的反击,也从论证什么叫人开始。

无数女权主义者和自由派人士对什么是人做了解释,Mary Anne Warren 是出名的那个。她认为,胎儿不是人,只是潜在的生命。一个人,必须具备意识、理性、自我行动、交流的能力,很显然胎儿无法离开母体存活,所以算不上真正的人。但胎儿可以发育成人,所以可以称之为潜在的生命。问题在于,潜在的生命可以赋予多少权利?他的权利和妇女的权利,谁大谁小?

Mary Anne Warren回答,认为潜在的生命没有生存权利是不道德的,他们具有基本的生存权。但在任何情况下,他们的权利都小于实际的生命的权利,也就是妇女权利>潜在生命的权利,妇女能够选择自由堕胎。

Judith Jarvis Thomson的小提琴家理论更清楚易懂地解释了堕胎和胎儿权利之间的关系。她认为,即使按照保守派和基督教的观点承认胎儿是人,他也没有权利支配孕妇的身体,女性有选择堕胎的权利。③

假设,一位小提琴家因为肾病生命垂危。某天早上,某人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和那位小提琴家用管子连在一起,以维持小提琴家的身体运转。

但他是被绑架的。

作为唯一一个和小提琴家血型相配的人,他需要把管子插在自己身上九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小提琴家才能保住性命。如果在这之前他拔掉自己身上的管子,小提琴家只有死路一条。

Judith Jarvis Thomson认为,这个人可以随时拔掉管子。因为即使小提琴家有生命权,他也没有强行要求别人为他续命的权利。或许可以用一句老话来说,帮助是美德,不是义务。

堕胎同理,只要女性不愿意,就可以选择堕胎。

飘摇的里程碑

Roe v. Wade案在生命派和选择派做了一次平衡,堪称美国历史上经典案例之一。同时也是备受冲击的一个案例,从1973年至今,无数保守派都试图推翻它。

简明扼要地讲,Roe v. Wade案承认女性有堕胎权,但这种堕胎权是有限度的。

Roe v. Wade案之前,美国一直严格限制堕胎。殖民地时期,美国沿用英国的习惯法,以胎动(怀孕第18周)为标准,允许在此之前的堕胎,18周后堕胎就是犯罪。1803年,英国颁布《妇女堕胎法》,不允许堕胎,胎动前堕胎是重罪,胎动后堕胎是死罪。受此影响,美国有20个州陆续制定了限制堕胎法,宣布禁止堕胎,也以胎动作为区分,胎动前堕胎是轻罪,胎动后堕胎为二级谋杀。到1910年澳门金沙网站,美国基本完全了堕胎法案统一,除了肯塔基外,其他所有州都制定了限制堕胎的法规,堕胎决定权掌握在医生手中。④

20世纪60年代,美国女权运动澳门金沙发展汹涌,堕胎权是女性争取平等的目标之一。Roe(化名)在这种情况下,开始了至为重要的一场女性堕胎权斗争。

Roe和她的律师

Roe是得克萨斯一个服务生,22岁,离异,有个6岁女儿。她再次怀孕时因为不具备足够的经济条件试图堕胎,但得克萨斯不允许任何堕胎,除非孕妇本人有生命危险。她也试了非法途径,找地下诊所堕胎,很不幸,那家地下诊所被警察查封了。

走投无路之下,她指控得州禁止堕胎的法律违宪,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

官司打了3年,从得州法院到最高法院。1973年1月联邦最高法院作出最后裁决,判定Roe胜诉,承认女性具有堕胎权,同时按照孕期的阶段性,限制堕胎④

1.承认女性堕胎权:想堕胎的女性在第一孕期(前三个月)前可堕胎。

2.给州政府在女性堕胎权上做出规定的权利:第二个孕期(中间三个月)为保护母亲健康,州政府可以制定与母亲有关的堕胎程序法规。

3.继续给州政府权利:第三个孕期(最后三个月),胎儿已经可脱离子宫存活。为澳门金沙官网保护潜在人类生命,州政府可以规定、禁止堕胎。

主笔了Roe v. Wade案判决书的哈利布莱克蒙

联邦法案的判决一出,自由派为之欢呼。因为美国是案例法国家,这一判决奠定了美国至今处理堕胎问题的框架:承认女性的堕胎权利,从怀孕的时间阶段有限度地限制堕胎。也导致了最直接的后果,46个州的限制堕胎法规被判定违宪。

民主党vs共和党

Roe v. Wade的平衡不是终结,而是新一轮争辩的开始。一场民意调查显示,1973-1985年,赞成Roe v. Wade案的有52%-60%,反对的亦有37%-42%。④

群众基础并不弱的生命派想推翻Roe v. Wade案选择派也想进一步获得彻底的堕胎权,于是两派都各自建立组织,进行政治活动,试图从政府、国会入手取得法律上的胜利。

全国堕胎权利联盟、计划生澳门金沙官网育委员会、全国妇女组织是选择派,支持堕胎。干的活儿主要是游说政客,跟各种人要钱帮助女性堕胎,以及反生命派的骚扰

天主教会、生命权利委员会是生命派,反对堕胎。干的活儿主要是游说政客,传播反堕胎观念,以及“拯救”堕胎医生和妇女——以劝说、人墙路障、恐吓等方式骚扰堕胎诊所和孕妇。

两派斗来斗去,发生不了不少暴力事件。生命权运动的极端分子在1977-1987年用或炸或烧的方式毁了70家堕胎诊所。④还有一个人因为暴力反对堕胎被判死刑。

在政党上,堕胎之争也十分泾渭分明,民主党和共和党可以说针锋相对、势不两立,而往往当权者立场带来的后果也是地震级的。

美国堕胎率连年下降

民主党支持选择派,共和党是保守派。为了争取民意和各自党内队友的支持,参加竞选或当任的人都会表露出自己对堕胎的态度,并为之做出一些规定。美国政权在两党之间流转,堕胎权的形势就随着不同政党上台反复。

里根是生命派,多次要求国会通过法律或宪法修正案结束对胎儿的谋杀。他在任期间确立了墨西哥城政策,要求美国联邦政府不得资助任何进行或推广堕胎的外国非政府组织。这项政策生动展现了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堕胎上的对立,它是间歇性的,民主党上台,就会被取消,共和党上台,恢复,跟闹着儿玩一样。

共和党大布什竞选时,要把堕胎定为犯罪。

民主党克林顿上任后,否决了国会通过的《禁止晚期堕胎法案》,取消墨西哥城政策。

小布什上任,通过克林顿否决的《禁止晚期堕胎法案》,恢复并扩大墨西哥城政策。

奥巴马上台,墨西哥城政策取消。

新一届共和党选手川普,不负众望地在上任后不久就恢复了墨西哥城政策,并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了自己对堕胎的态度——“为了维护每个人的尊严,我要求国会通过立法,禁止对孩子晚期堕胎,那时他们在母亲子宫里已能感知痛苦。”⑤

为了守住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势力,川普接连提名了两位保守派大法官,在目前的9位大法官中,保守派占了5位(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是保守派)

红圈为保守派

正是基于最高法院和国会中的保守派力量,不少保守州蠢蠢欲动,提出严格的反堕胎法案,试图冲击1973年的Roe v. Wade案,重新夺取他们多年来对女性子宫的掌控。

华盛顿邮报刊登的一篇评论说,川普给阿拉巴马制定美国史上最严反堕胎法案,铺平了道路。

参考资料:

1.谢勒, 许斗斗. 堕胎的神学理论[J]. 国外社会科学文摘, 1993(6):34-36.

2.卢润红. 论美国堕胎权之争[D]. 山东大学, 2009.

3.叶敬德.妇女主义、堕胎选择权与“冰山假设”(Iceberg )[J].

4.黄贤全. 试论美国妇女争取堕胎权利的斗争[J].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 34(6).

5.wiki:墨西哥城政策、Roe v. Wade.

6.Trump paved the way for Alabama’s abortion law.Dana Milbank.May 20.The Washington Post

7.Alabama abortion ban: Republican state senate passes most restrictive law in US.Erin Durkin, Jessica Glenza, Amanda Holpuch.Wed 15 May 2019.The Guardian

8.Abortion Surveillance — United States, 2015. MMWR Surveill Summ 018;67(No. SS-13).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可达鸭为啥脑壳痛?

只有乏味的人会在发朋友圈时才华横溢

你短信里的性感澳门荷官都是哪儿来的?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文章还不错

动动手指给壹读君点个赞